關於部落格
  • 1762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Wind Kiss.....第三章

開學已經快過一個月的時間,但修司只有上過第一次的英文課,接下來就再也沒去見那個高傲女了,修司自我的很,只要是自己不喜歡的沒有人可以勉強他,寧願自己念也不想去上課。 這節課又是英文課,修司爬到樹上去看下一節課有可能會考的題庫,修司討厭英文的程度,真的是看到英文字母就倒彈,沒辦法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死穴,英文就是自己的死穴。 看著天空悠揚的白雲,如果自己也可以像白雲那樣自由就好了,修司這樣想著,射手座的自己或許就是想要追尋這樣的感覺,一陣強風吹來,把修司手中的紙片都吹落下去。 「糟糕。」修司想挽回,但是一不注意的晃動,在自己手上的紙片卻都飛了下去。 「什麼東西?」有些熟悉的聲音,讓修司愣了一下,一沒注意居然讓自己鐵製的鉛筆盒也掉了下去:「呀!好痛。」聽到慘叫一聲,看來是命中目標了。 「對不起我不是……」修司跳下來,道歉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完,沒有想到自己打到的人居然是志保,這件事要是讓麻衣知道絕對會死的很慘:「啊……真的很對不起……」 「鉛……鉛筆盒是你的嘛?」 看的出來,志保的表情有些不滿,經過一天的練習想要休憩一下才來這裡,想說這裡很少人會過來可以有自己的空間,卻無端的被這天外飛來的鉛筆盒命中頭,該說是倒楣還是怎樣。 「我不是故意的,我沒有注意到下面有人走過來了。」 「算了,我沒事。」志保也沒有多說些什麼,就帶著自己的便當走了。 「我……」修司話都沒有說完,志保就不想聽下去了,看著志保什麼都沒說就這樣離開,修司真有點覺得莫名奇妙:「這件事要是讓麻衣知道了我肯定會被她扒皮……」修司嘆了口氣,看來今天的是個大兇的日子。 * 放學時間,修司一如往常帶著麻衣的書包去等麻衣練習完,然後在跟她一起回家,因為學校的田徑場是都內最大的標準式田徑場,所以在操場的外圍有小型的看台,修司就在那邊等麻衣。 從看台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田徑隊分成三個小隊在練習,一個是菜鳥剛進來的三軍,一個是已經有戰績的二軍,最後只有幾個人還有多名教練的,就是操場上的常勝軍,他們的一軍。 「分的也太清楚了吧……」 果然上了高中之後就不一樣,跟國中那種只是瘋狂操人的田徑隊不同,很明顯的,一之瀨把每一個人都分配了最適合的項目給他們,麻衣最擅長的就是中長跑的部份,跟志保一樣。 在等待的時間裡,修司拿起了自己的日記本紀錄下今天發生的事情,對修司來說最有趣的就是在未來的某天,會看到過去曾經記錄下的點滴,所以寫日記已經是修司最大的樂趣了,是一種在未來的樂趣。 想起了今天打到志保的事情,不知道該不該寫下來,因為日記是修司的隱私,所以麻衣不會過目,但是今天這種不太舒服的回憶,修司還真有些猶豫要不要寫下來。 「算了,如果哪天她找我報仇的話我就會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。」修司笑了一下,還是把今天打到志保的事情記錄下來了。 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了,聽到麻衣爽朗的聲音在呼喚著自己,修司就像是個貼心的男朋友,拿了麻衣的制服還有毛巾過去給她,才開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麻衣跟修司這一對已經變成了田徑隊常聊的話題了,一個每天都願意等自己女朋友一個小時的貼心男友,真令人羨慕。 「今天怎樣,沒有受傷吧?」 每天第一句問候都是這句,對於修司來說最害怕的就是過度熱愛運動的麻衣受傷,在他們兩個人之間只會因為麻衣太頑皮受傷吵架,誰會希望自己最珍惜的寶物受到一絲傷害呢? 「嗯,我很聽話的。」麻衣笑了一下,也許有時候會覺得這是囉嗦的話,但是每天聽起來,還是有些甜蜜。 「那就好。」看到麻衣笑了,修司也笑了出來。 「麻衣,超甜~的呢!」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,麻衣的身後已經多了不少的觀眾,她跟修司的事情每天都會有人拿來開玩笑。 「哪有,你們快走開啦!」被這樣逗弄,麻衣臉都紅了。 或許這也是在幸福中必須經過的 甜蜜的逗弄? * 因為麻衣的健忘,在收書包的時候忘記把筆記本放進書包裡,所以修司跟麻衣又回到校舍拿麻衣的筆記本。 「以後整理書包要把抽屜裡的東西再看一次,聽到沒。」修司搖搖頭,健忘是麻衣最大的毛病,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。 「我知道了啦……」麻衣嘟著嘴巴,這也不是她願意的。 拿了自己的課本,又多耗了半個小時回來拿東西,不過因為這樣也讓自己多跟修司相處了些時間,麻衣也很開心。 「我現在有點想去操場耶,可以嗎?」 「為什麼?」 「覺得很不可思議呀,就這樣來到了一之瀨高中,也許會因為這樣改變了我一生吧。」麻衣笑了出來,這一切都像是夢一樣,如此的美好,有些令人懷疑,這太過美好的現實是不是夢境…… 「呵呵……」 牽起了麻衣的手,就陪陪她吧。 來到操場,沒有想到志保還在操場練習著,看著麻衣的表情,看來麻衣早就知道志保還會留在這裡練習的樣子,看麻衣專心成那樣的樣子,志保對她的影響無形中越來越深了。 「妳在看她嗎?」 「一個月了吧,一直都沒有機會接近她身邊……」 「為什麼想接近她?」 「因為我不想只看著她的背影,我想跟她一起跑……」 「嗯……」 「聽說我們有很多"菜單",都是她設計的,就某方面來說還真有些變態呢。」 麻衣笑了一下,進來這個田徑隊一開始真讓麻衣受了不少苦頭,後來才知道這些訓練都是以前志保設計的,看的出來為什麼她可以有這樣的成就,能夠撐下來的就是王者,這句話就是田徑隊的真理。 兩個人在校園散步一會兒,打算回家的時間,卻在校門口遇見了要離開的志保。 「學……學姊好……」田徑隊的學長姐制,只要是新入部的,都要跟學長姐請安。 志保只有點點頭,看了一下修司,挑了一下眉毛好像起了今天中午發生了什麼事情。 「學……學姐好……」看一下志保,修司的反應居然跟麻衣一樣,不過原因不是跟麻衣一樣,而是想起了今天的事情。 「野島,這是妳傳說中的男朋友?」 「嗯?是……」聽到志保居然叫的出自己的姓氏,麻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。 「還不錯嘛……」 志保只有笑笑,然後很瀟灑的離開。 「聽到沒有,志保學姊記得我的名字耶,我超開心的。」麻衣開心的不得了,沒有想到之前都沒有交談過,志保居然記得自己的名字,有些驚訝,但更是高興。 「嗯……」 看著志保的背影,修司只是覺得有些怪異…… 這個人,真的很少話…… 距離感真大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