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762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Wind Kiss.....第四章

久違的假日,麻衣因為要跟他們班的女生出去逛街,修司自動的退出,沒辦法,要知道陪女生逛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如果沒有相當的功利貿然前,只怕會遍體麟傷的回來,更何況還是一大群女生豈不找死。 翹掉補習班的課程,修司一個人去了渋谷前的HMV,看一下現在西洋的最新排名,沒有什麼類型是修司想聽的,而且就算想買CD現在修司也沒有那個錢,看到旁邊試聽音樂,已經換成了Europe的新專輯,修司興奮極了,前一個月剛出來的時候修司還是沒錢買,沒有想到現在已經有讓人試聽的了。 Europe,來自瑞典的國寶級樂團,標準的硬式搖滾腔,這種類型的音樂是修司的最愛,一戴起耳機就忘記時間。Europe在2004年原班人馬重組,但是曲風依然沒變,還是過去那經典的調調,超興奮的修司但是想到自己的錢包也只能嘆口氣。 沒有想到這一聽就把整張專輯都聽完了,聽完Europe的音樂,真有一種熱血的感覺想要發洩,但是自己的錢包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發洩…… 「唉……」修司嘆了口氣,想買但是沒錢買呀。 把耳機放回原處,在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新專輯,看到Europe真令修司的心情大好。 不過才剛把耳機放下去,馬上就有人接過去了,修司有些好奇是誰也想聽Europe的音樂,沒有想到居然是志保,又遇到她真讓修司驚訝。 看志保還穿著田徑的運動服,就這樣加上一件風衣就出來逛渋谷大街,看來應該是先去學校練習過才出來的,毫不修飾的生活讓志保跟一般的女孩不一樣。 如果麻衣今天沒有跟同學出去來陪我看CD行的話,她會很開心的。修司笑了一下,總是在麻衣不在的時候遇到志保,如果讓麻衣知道的話她一定會很噢的。 晃了一整圈的CD行,幾乎都把最新的專輯都看過了,回到西洋區的部份,看到志保還在聽Europe的試聽,覺得有些有趣,看來志保也很喜歡Europe的樣子,走到志保附近,看到志保手上已經拿著全新的Europe最新專輯,真令人羨慕。 「站在人家後面看人家看什麼不好吧……」在修司說話前,志保就說話了。 「沒、沒有,我只是想問妳……妳也聽很久了呀……」修司說著,志保也沒有回過頭來,繼續聽著專輯。 「Europe嘛?」 「嗯……」 「好聽阿,你剛剛不是聽了全部嗎?」 「是這樣沒錯……」不會從剛剛開始,志保就在等修司放下耳機吧,剛剛修司整整給人家聽了整張專輯,都忘記時間了,沒有想到還有人也要聽,更沒有想到是志保。 「怎麼,你沒有買嗎?這樣Europe會傷心的喔。」 「因為我沒錢,買不起。」修司嘆了口氣,志保整個說到痛處,現在比較傷心的是修司吧。 「是喔。」 志保一副對修司沒意思的樣子,看來上次便當事件給志保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看志保也沒有回什麼話,此地無銀三百兩,修司還是摸摸鼻子先走了。 * 修司才家沒多久,麻衣就丟來MSN的訊息,問修司要不要陪她去學校,因為早上麻衣經過一之瀨高中的時候,就從圍牆的外面看到在操場練習的志保,突然興致一來想去學校走走。 修司當然是答應了,反正晚上在家閑著也是閑著,還到不如跟麻衣出去約會走走。 兩個人的家離的很近,雖然沒有說是隔壁的青梅竹馬,但是也才距離五分鐘,算是同一個大社區。 在附近的公園會合之後,兩個人就用步行的走到一之瀨,在經過書店的時候還看到了最新一期的體育雜誌,封底就是兩個星期前志保打破高中區組的紀錄,還有整整兩頁的訪談,麻衣當然二話不說就買下來。 一之瀨高中,晚上安靜的出奇,現在已經八點多了,校內已經沒有在練習的人,明天還是放假的日子,現在操場裡面只有麻衣跟修司。 「有一種,很微妙的感覺……」麻衣說著。 「為什麼?」 「一之瀨的操場是標準式的四百公尺,以前在這種操場上都是在比賽的時候,現在站在這裡,一個人都沒有的感覺……有點微妙……」麻衣嘆了口氣,到現在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。 「嗯……別想太多。」修司拍拍麻衣的肩膀,麻衣的背影可以看的出她的徬徨。 「我知道。」麻衣笑了一下,她知道的,不管怎樣修司都會在自己身邊。 不過,才在這個操場走了半圈,暖暖身,就看到遠方的司令台內部有燈光,那裡是教練的小房間,這麼晚了會在那裡的人應該只有一個,麻衣跟修司對看一下,兩個人想的應該是一樣的。 走過去一看,真的是志保在裡面收拾東西。 「志保學姊真的好認真……」從窗戶裡可以看到志保在整理每個人的釘鞋,還有補釘,沒有想到這種雜事居然是志保一個人在做,現在麻衣看到,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這種事情應該是像麻衣這種菜鳥再做的。 「妳進去幫忙吧,不要在這裡一直看。」修司笑了一下,看的出來麻衣很想進去找志保說說話。 「那你呢?」 「我又不是田徑隊的,我在外面等妳可以嗎?」 「那你要不要先回去,我怕我跟志保學姊聊久了,如果真的有聊到的話……」 「嗯,那我先走好了,妳自己小心點。」修司笑了一下,看麻衣這樣期待,覺得很有趣。 「嗯。你也是。」 修司看看麻衣,摸摸麻衣的頭,就先走了。 看修司先走了,麻衣才鼓起勇氣敲敲門,走了進去 「學姊,這麼晚還留著?」一打開門,就聽到音樂聲,是Europe的The Final Countdown。 「我假日沒有什麼事情可做,有時候會來這裡。」 「需不需要我幫忙?」 「嗯……我已經快做完了,這樣吧,妳幫我把鞋子放回去就好,還有起跑架用整齊,可以嗎?」 「嗯!」 麻衣很開心的笑了,還以為志保會很冷的對她說不用了,如果是這樣的話麻衣就尷尬了,還好,現在她可以坐在志保旁邊幫忙。 「我說,妳有聽過這曲子嗎?」安靜了一下,志保先打開話題。 「這首嗎?沒有耶……」志保現在放的是The Final Countdown。 「Europe的The Final Countdown,是我第一次參加越野賽跑的時候,在最後回到學校跑最後四百公尺時學校放的,常常可以在比賽的最後聽到這首歌。」志保笑了一下,這首歌對自己來說,有些微妙的感覺。 「是喔,這麼說來,她的曲調好像常常聽到是真的……」 「她的前奏常常用來當作配樂,有一種令人熱血的感覺,不是嗎?」 「呵呵,真的呢。」 「我有買他們最新的專輯,妳想聽聽看嗎?」志保笑了一下,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今天才買的CD。 「可以嗎?」麻衣接了過來,沒想到還是全新的。 「妳就拿回去聽吧,我這麼做Europe會高興的。」志保笑了一下,東西都整理好了。 「謝謝學姊!」麻衣笑了出來,覺得很有趣。 志保送麻衣到校門口,麻衣有請教一下跳高的技巧,志保的跳高雖然沒有非常有名,但是在隊內的成績已經是非常好的了,而跳高就是麻衣最不擅長的部份。 不過才走到校門口,就看到修司還在等自己,看修司一個人拿著飲料看今天的報紙,麻衣笑了出來。 「有人陪妳就好了,你們小心點。」 志保笑了一下,就用慢跑的走了。 「看來,妳今天挺開心的吧。」修司笑了一下,看麻衣的表情很開心的。 「嗯,學姊還借我CD呢,她介紹給我的。」亮出Europe的CD,還真讓修司嚇一跳。 「這樣喔…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